当前位置:首页 > 正文

致敬改革开放微小说:“添盘子”

日期:2020-02-25    来源:办公室    作者:文民


这张老照片,原是旧城北门同和轩,当时是呼和浩特有名的几家烧麦馆之一。1975年春,我在8中读初中,时值文革后期,学校义务教育为“开门办学”,要求每个学期必须有两个月要进行“学工学农劳动”,目的是接受工人阶级、贫下中农再教育。

我们那个学期是学工劳动(向工人阶级学习),去呼和浩特西郊电厂散热池清淤泥。当时是政治挂帅,天天是阶级斗争,国民经济短缺几乎崩溃,老百姓生活相当清苦,缺衣少吃,同学们都是营养不良,几乎没有胖子。尽管如此,去电厂劳动每天都是全勤(回族同学除外),原因是电厂每天中午给提供一顿午餐,猪肉大烩菜和馒头。为了这顿午餐,大家无论如何都去参加劳动,一天也不愿耽误。

一天一些同学去的比较早,大家都在同和轩门前等待接我们去电厂的车。这是有同学起哄,提议进去吃烧麦。于是张罗问谁有钱,一群同学中只有7个说有钱,结果7个人囊中羞涩,一共凑了8分钱(那时吃烧麦是奢侈享受)。

进去落座,要了一两(当时8分钱一两,7个人一两也卖),很快烧麦上桌,大家一人一个下肚,也没品出个味道,充其量就是塞了个牙缝缝,下面就是喝砖茶了。本来肚里就没油水,结果砖茶下肚刮油更饿了。

烧麦三巡,茶过五味,发车时间也快到了,可是盘里还剩下一个。大家大眼瞪小眼,你看看我瞅瞅你,虽是学生,但也碍于面子互相谦让,谁也不好意思吃。这时,有一个刚从农村来城里不久的同学没吃过烧麦,终于没憋住说“你们谁都不吃爷就吃呀”,说着夹起来吃了最后一个皱巴的小烧麦。天呀,只因为多吃了一个烧麦,从此以后这个同学就背负了一个绰号——“添盘子”。后来同学一见到他就直呼“添盘子”,直到毕业。

记得这个同学的名字叫黄振海,从毕业后再也没见过他,听说好像去部队当兵了......